白云下的九维湾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465

帖子

1051

积分

侠客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051
发表于 2021-9-27 16: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5046e7ggrnpbrx9gr5u9.jpg

提着红色的清洁桶,路蔓打开了 Jessica的房门。

一股潮湿的,老房子特有的味道,从敞开的房门里飘了出来。
路蔓走进房子里打开了门窗,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陈设。
去年圣诞时节的情景历历在目,她不由得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又是一年了!”

去年的圣诞节,在Jessica一家离开了这所房子回到了澳洲后的不久,Jesscia曾经为Jimmy的病患而回来过,并在这所房子里住过几天……
路蔓走到客厅的餐桌旁放下了手里的钥匙,转身打亮着落满了灰尘的大房子,不犹得感叹道:
“又快要到圣诞时节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Jessica在Email里说:再过两周,她们一家人就会从澳洲回到九维湾里来度假了;路蔓得赶快把这所房子清扫整理干净,迎接她们的到来。

路蔓从清洁桶中取出了消毒药水,一边喷洒,一边擦拭着房子里的灰尘。
从敞开的大窗户里传来了熟悉的除草机的轰鸣声,路蔓抬起头望出去,看到头戴一顶太阳帽的园丁Tim,正驾驶着除草机朝着Jessica的房子驶来。
除草机的轰鸣声终于在Jessica房门外的草坪上停了下来。
“好天啊!”
路蔓伸长了脖子朝外望去,她有些惊奇地发现,那位曾经只是远远地与她招过手,从来都没有与她面对面交谈过的园丁,此刻正站立在大门外等待着她的回答。

路蔓加快了脚步,走出客厅大门迎了出去,带着好奇地表情望着那一张被大大的太阳帽遮住的脸。
“哦,你叫路蔓对吗?我想我们已经见过多次的面了,园丁Tim。”
他伸手摘掉了头上的那顶太阳帽,迎着路蔓那带着问号和惊奇地目光,羞涩地笑了笑
“你好。是的,我们已经见过好多次面了;不过……”
路蔓的目光锁定在那一张被暴露在晨光下的面孔上,仔细地打亮着面前的这位五十多岁的男人。
面前的这位男人有着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和一头灰黑色的,曲卷着的浓密的头发。也许是因为长期的户外劳作的缘故吧?他的皮肤呈暗棕色,脸上的皱纹像是被刀雕刻过的样子,深而有力,为那张朴实而又健康的面孔平添了几分坚毅和固执。
见路蔓正在目不转睛地打亮着自己,Tim的嘴角挂上了几分诙谐而又轻松的笑:
“第一次看到我的脸?我其实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见到你……抱歉,我不是一位善于言谈和交际的人,所以才选择来这个海湾里工作。请原谅我没有尽早来与你见面并介绍我自己……”
路蔓从他那浑厚的嗓音里听出了浓重的英伦口音,她不确定他的口音属于英伦半岛的什么区域,但是从他的用词和语调上,路蔓可以觉察得出面前的这位看似粗糙朴实的园丁,其实有着较好的教育背景。
“啊,很高兴认识你……”
她带着紧张而又好奇的语调对Tim说道,并在心里奇怪着:这位从来都不曾走近她的,看似神秘的园丁,为何今晨忽然来到了她的面前。
“啊,我今天来见你,是因为无意中在脸书网站上看到了那一张手镯的照片……”
“手镯的照片?”
路蔓忽然记起了在不久前,她将敬儒叔公的那副手镯拍成了照片,放在了脸书“新西兰社区交流”的网页上,难道?可面前的这位男人为何要对那副手镯感兴趣呢?
“是的,那是我曾祖叔公路敬儒留下的手镯;还有另一副手镯流落在了新西兰……”
路蔓顿了顿,她看到Tim的面孔上略过了一丝难以琢磨的表情:那是一种像是触电般的表情,犹如迅速迸发的电光石火的瞬间,带着一份惊喜……却又迅速地从他的脸上消失了。
“哦?你是说,你的曾祖叔公曾经来过新西兰吗?那一定是在好多年以前了吧?”
“是的,一百多年前了……”
“哦……”
Tim的语气变得含糊不清,仿佛在竭力地压抑着什么。
“……我,能看看你的那副手镯吗?”
迎着Tim好奇的目光,路蔓忽然为面前的这位男人对手镯的兴趣,而越发感到疑惑了起来。

“……嗯,好的。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这就回到我的房子里给你取来……”

路蔓转身朝着自己和明明居住的大房子走去,几分钟后,她手捧着那一只雕花红木小盒子回到了Jessica房前的花园里。
Tim已经带上了那一顶太阳帽,蹲在早春的骄阳下低头拔着草。
他站起身,将双手在工作服的裤子上擦了擦,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小木盒,将路敬儒的手镯给取了出来:
“好精美的艺术品啊!”他不禁赞叹到。
借着早上十点的阳光,Tim眯起眼,仔细地查看着手镯上雕刻的花纹,口中不停地赞叹着。
“……我和妻子在不久前去了南岛的西海岸,在格雷茅斯城的博物馆里读到过那位在一百多年前来自中国广东省的首饰工匠。里面提到过他曾经亲手雕刻过一副有着龙凤图案的手镯,后来被一位从广东前来淘金的年轻矿工给买走了……”
Tim小心翼翼地将那副手镯放回到了红木雕花的小木盒中,盖上了盒盖。抬起脸望着路蔓接着说道:
“在那个小博物馆里,仍然保留着他当时手绘的设计图纸,嗯,好像与这副手镯上的图案比较吻合啊……”
“是啊,但是我的曾祖叔公只保留了这一副手镯,另一副手镯不知流落到了哪里……”
路蔓抬起头,带着期盼的眼神望着Tim在大大的太阳帽遮盖下的面孔,接着说道:
“我在脸书上打广告,是为了寻找另一幅手镯的下落,因为它关系到我们家族里的一个尚未解开的迷,但愿我能够查询到那副手镯的下落……”

Tim将那个小盒子递还给了路蔓,目光变得凝重而又深邃了起来:
“谢谢你让我看到这副珍贵的手镯,希望你能够尽早地得到另一幅手镯的下落……”
抬起眼,他微笑的看着路蔓:
“……哦,我刚刚得知了你与Jimmy的事儿,为你高兴……”
他向路蔓伸出了手,含笑的双眼在太阳帽的阴影下,变得更加的深邃和难以捉摸。
“谢谢!”
路蔓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那是一双温暖,又因干惯了粗活而变得粗糙的手,手心里的那一份柔软却在忽然之间传递给了路蔓一份莫名的信任和感动。
路蔓抬起头,重新将目光投向面前的这位看似陌生的男人。迎着他那友好的微笑,一股无法言状的温暖,顺着她的血液,流便了她的全身……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