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

[复制链接]

103

主题

427

帖子

967

积分

游侠

Rank: 4

积分
967
发表于 2021-9-19 10: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于一个从小沐浴在爱的氛围中长大的人,很少有人能够去感同身受从小在爱缺失的环境下长大的人。
托尔斯泰在小说《安娜·卡列宁娜》开篇就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不得不承认的是,和我身边人相比,我的确幸福很多。所以有时候,我确实无法感同身受他们的伤心、难过、甚至是痛苦。
我叫左晨,1995年出生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我是家庭的独苗,一出生就被家里人宠着,从小沐浴在爱的环境中。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认识了我的第一个朋友。她比我大几岁,叫左静,住在我家不远的地方,是那种喊一嗓子就能听见回音的那种。
小时候,左静是我一直佩服的人。因为她什么都会做。打毛线、做饭、割猪草、爬树、捉蝌蚪等样样精通,反观我,没有一样能拿的出手的。
左静其实生活在再婚家庭中,她的亲爸去世了,她的妈妈带着她从遥远的地方过来,和她的后爸生活在一起,左静这个名字也是她到这里才改的,她以前不叫左静,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那时我还小。
对我来说,没上学时和左静相处的那段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了。她带我去山上捡柴、捡板栗,带我去泥泞的公路上捉蝌蚪,教我打毛线,还做饭给我吃。总之,小时候关于我所有美好的记忆,都是她给予的。
可是,我还是背叛了她。
前面说了,我住在农村。所以邻居很多,而且上上下下都熟悉。
有一年,正是农村水果争相成熟的季节。我看到有一家人种的青苹果长大了,正是可以吃的时候,虽然我知道,那时候我就算找主人要,主人也会给,但我用了另外一种不光彩的方式-偷来得到想吃很久的水果。
我趁主人出去做农活的时候,悄悄地去了偷窃目的地。然后摘了一个特大的青苹果后,马上逃离作案现场。
躲在一个角落里,狼吞虎咽的吃掉了一整个青苹果。可是那时,因为偷东西太紧张了,所以根本没尝到苹果的滋味。
事情总有败露的一天,某一天我去偷苹果那家玩,主人家无意间提起,
“你知道我们的那树青苹果是谁摘了一个嘛?”
“啊?我、我、我不知道呢。”
“我回来看到树上少了几个,但是地上没有掉落的痕迹,所以应该是别人摘了吧。”
“那,那有可能是左静摘的吧。”
说出这句话后,我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又隐约担心左静知道,我背叛了她。但我还是说了,那时候我想,主人家一定会相信我的话,因为我家庭美满,备受宠爱,不可能去偷一个苹果。而左静就不一样了,重组家庭、早早分担家务,因为穷,起偷窃之心也不一定。
后来,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但我心里,一直挂念着。也许苹果的主人早就知道是我摘的了,也许左静知道我背叛她了。很多情绪掺杂在一起,让我不敢去正面面对左静。
时光悠然的过去了,我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左静比我大两岁,但由于家里穷,一直没有上学。
我放学后偶尔和她在一起,向她炫耀自己学到的新知识,在她的艳羡中得意忘形。我们虽一同长大,但命运的齿轮却把我们的人生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
我照常上学、放学、升学,左静照常在家帮忙做家务,我们一起玩的时间变短了。在我学习之路一帆风顺的时候,左静也上了几年学。当我读六年级的时候,左静也上了三年级。成为我的小学妹。
那时候,我们同个学校。她有时跟我倾诉,说自己在班里年纪最大,所以遭到了同班同学的嘲笑。我气不过,曾帮她在班里同学面前说了几次慌,然后,也偷偷笑她。那时的我还不明白,被人嘲笑的滋味有多难受,也无法感同身受左静的痛苦。
我读初二的时候,左静再次辍学。辍学后的她,经人介绍认识了邻村一个三十多岁的光棍,然后试着了解、恋爱。
那时的左静,也才十六七岁的样子。那个和她恋爱的男人我见过,丑的要死,脸上还有很多麻子和雀斑,全身上下一无是处。
我偶尔放学去找她玩也和那男的接触过几次。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有一次还差点趁左静不在的时候亲了我,还好我反应快,及时阻止了。
那时我想,左静到底图他什么呢。相貌相貌没有,人品人品不行,我不知道的是,这种事情根本不是左静能决定的。
那男人,用三千块钱买了左静的未来。而左静的爸妈,拿着左静卖身的钱,乐呵呵的祝他们夫妻幸福。
后来,我的学业也繁重起来了。和左静联系的时间也少了,只在爸爸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左静的近况。
听我爸说,左静后来跟着那男人回家了,左静后来怀孕了,生了一个女孩,男方不满意,打她了。左静后来在男方家过的并不好,也许是买来的,所以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她干,而且没有实权。
那些关于左静的故事,都是后来我爸转述给我的。
我和左静,终究成了陌路人。当我在窗明几净的教室畅想未来时,左静在夫家遭受非人的待遇;当我在周末时愉快的玩耍时,左静在做着别人不愿做的脏活和累活;当我还不懂爱情时,左静已经生了一个女孩。即使那并不是她和男方爱情的结晶。
我们的未来,终究不同。
后来的后来,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左静了。即使到了现在,我依旧没有她的消息,听村里人说,左静被男方打怕后偷偷跑了,至于跑到哪里去了,他们也不知道。
也许在未来,村里所有人都会忘记,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叫左静的女孩子。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曾代表我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只是,世界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左静所遭遇的那些苦难,终究与我无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