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雨信跟小三吐露出轨心声:性格决定命运,此后各自为安(结局)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470

帖子

1040

积分

侠客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040
发表于 2021-9-19 16: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4709ybj3wfc592fmwbqw.jpg

【上篇回顾】
111、


方雨信哭累了,声音也嘶哑了。

在老妈床边又呆坐良久,才缓缓起身,轻轻抬手把老妈的眼皮阖上。

做完这一切,他走出房门。



看到缩在墙角簌簌发抖的张玲玲,他一把揪过来,用尽所有气力一个耳光扇过去。

张玲玲的半边脸立马肿了起来!猩红的血,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张玲玲一动也不敢动。



“张玲玲!你这个黑心的女人!我把我妈托付给你照顾,你就这么照顾她的?!”

“你……现在马上去帮我妈打一盆温水来,帮她好好擦洗一遍,再找一身好衣服帮她换上。你要是再让她脏兮兮的躺在那,我不会让你活得过今晚!”

方雨信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



112、

方雨信呆呆坐在单元楼道门的门槛上,等殡仪馆的车过来把他妈妈的遗体拉走。

张玲玲一个人不敢呆在屋里,也跟着下楼,远远站在边上看着方雨信。

她不敢靠近他,她知道这个时候,方雨信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她。



方雨信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用备用的另一个号码拨打彦妮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



“彦妮,是我,求求你别挂电话!我妈……我妈她死了!现在还躺在屋里,殡仪馆的车就快到了。彦妮,求求你能过来一趟吗?陪陪我,把我妈送走,行吗?”方雨信声音嘶哑地苦苦哀求。

不一会儿,电话挂断了。

方雨信低垂着头,抹了一把泪。



刚才,彦妮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方雨信,你节哀顺变!唉,也愿老人家一路走好!

说完,不等他再说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知道,彦妮不肯原谅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了!

都是他自作孽,不可活。能怪谁呢?



张玲玲在边上听到方雨信给彦妮打电话,也猜到了彦妮会拒绝。

她内心五味杂陈。

到底,在方雨信心里,她什么都不是!

永远,她都比不上彦妮。



殡仪馆的车子到了,方雨信跟随工作人员一起护送着遗体上车。

关上车门之前,他跟张玲玲说:“上楼去收拾好你的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不希望看到你还留在这。等我妈的后事办完了,我们民政局见。”

说完,用力关上车门,叫司机开车。



虽然,张玲玲之前已经打定主意要跟方雨信离婚,然后跟李鹤远走他乡了。

可现在事情演变成这样,这是她始料不及的。

她不能回娘家,她没脸再去面对她嫂子那副冷嘲热讽的嘴脸,和她妈妈忧心忡忡的泪眼。

她一个人不敢上楼,她怕婆婆的冤魂不散。

她打了李鹤的电话,叫李鹤陪她上楼收拾东西。



113、

李鹤很快就赶过来了,陪着张玲玲上楼收拾东西。

然后两人急匆匆收拾好两个行李箱,人手一个,拉着下楼了。



上了车,张玲玲慌乱地催着李鹤快走。

李鹤说,怕啥!方雨信出去这一趟不会那么快回来的,说不定他还要在殡仪馆守灵呢。

张玲玲尖叫起来,你别说了!我害怕!

好好好,不说了。放心,有我呢!

李鹤腾出右手,轻柔地拍拍她的后背。



车子在他们今天白天来过的宾馆门口停下来。

李鹤,为什么带我来这儿?干嘛不去你家?

我家太乱了,等我找阿姨收拾好了再接你过去。我先陪你在这住几天。



这个晚上,张玲玲紧紧偎依在李鹤怀里,仿佛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深怕手一松开,她就会陷入沼泽地里,无法自拔。

李鹤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百般安抚,好不容易把哄她睡着了。



半夜,张玲玲被噩梦惊醒。

她睁开眼睛,茫茫然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宾馆。

而李鹤,躺在她的身边,还没醒。

她轻轻挨过去,靠着他的肩头,心想:以后,他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李鹤被张玲玲吵醒了,索性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说这样她就不会再做噩梦了,踏实睡你的吧。就算在梦里,我们也不会分开。



114、

这一觉,两人睡到了中午才醒。



李鹤让张玲玲继续躺着,他帮她点外卖送进来。他还要赶去公司。

那你早点回来,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儿。

李鹤答应了。

出门前,李鹤还吻了她一下,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张玲玲吃过外卖,就百无聊赖地躺着看电视。

她不想出门,她深怕碰到任何一个熟人,怕别人问她怎么婆婆过世了,她不去操办后事,还在这闲逛。



傍晚,李鹤回来了,捧着一个纸箱,塞满了办公用品。



张玲玲急忙问他怎么了?

李鹤说他跟老总吵翻了,所以就辞职不干了。

追问他原因,就说是为了之前的一个单子。

老总说有人举报他,说他收取了竞拍对手的一大笔好处费,就把公司的报价泄露给对手,害得公司竞拍失败,损失惨重。

更为严重的是,能证明他清白的同个项目组的副经理辞职了。

现在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而且公司还要他赔偿损失,否则就去告他,让他坐牢。



“啊?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要赔多少钱啊?不赔的话,你是不是真的会坐牢啊?”

“宝贝,别担心!我有钱,赔得起。只不过,我们开红木家具城的事情,要先缓一缓了。”李鹤柔声安慰她。

然后,牵着她的手,带她出去吃饭。



饭后,又带她去逛街买衣服,竭力让她开心起来。

此后两天,李鹤都陪在张玲玲身边,陪她看电影,喝咖啡,去做美容。

再也没提公司的事。张玲玲就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115、

谁知道,有天晚上他们正躺着看电视,李鹤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就出去阳台接听,说了好半天。

张玲玲不放心,悄悄跟过去,偷听他在跟谁打电话。



就听到李鹤压低嗓门,极度容忍的说道:“王总,你不要逼人太甚!我说过等我筹够钱了,肯定会赔给公司的!你再逼我,大不了鱼死网破!”

张玲玲听到这,悄悄地退回房间。



睡觉的时候,李鹤眉头紧锁,背对着张玲玲。

张玲玲心疼地把脸贴着他的后背,抱紧他。

“李鹤,你说我们都是准备打算结婚,永远生活在一起的人了,你还把我当做外人吗?有什么难处,我们一起去面对,去解决,好不好?明天,我就去筹钱。”

“老婆,你真的太好了!”李鹤翻转身,把她抱在怀里,眼泪浸湿了她的胸前。



第二天,张玲玲独自出门,去了一趟银行,回了一趟娘家。



晚上回到家,她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李鹤。

“老公,难题都解决了!这里面有30万,我找我妈给咱们凑了20万,我自己手头上也攒了一些。你先拿去赔给公司,早点把这事完结了。开红木家具城的钱,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老婆!你要我怎么感谢你才好呢?我怎么命那么好,能娶到你这样人美心善的老婆!”

“开家具城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等我过两天把房子卖了,你就赶紧把钱还给你老妈,剩下的钱,足够我们在南城买房、开店的了。”

李鹤搂着她亲个没完。

然后两人欢天喜地地出去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张玲玲还告诉李鹤一件事:

方雨信联系她了,叫她明早带上证件,八点半在民政局门口见。办离婚手续。

李鹤很开心,交代她那明天早去早回。

等她回来,他也应该从公司回来了,到时候他们就一起就买菜回家,好好庆祝!

趁着现在房子还没过户,先搬回去,住上一天算一天。

后天早上,他俩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让她成为名副其实的李太太。



说完,李鹤兴奋地抱起张玲玲,在屋里转圈圈,大喊“玲玲我爱你!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



116、

民政局门口。



张玲玲看到早就等在那的方雨信。

才几天不见,方雨信憔悴得仿佛老了好几岁,胡子拉碴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他没跟张玲玲打招呼,径直往民政局办事大厅走去。

张玲玲也默不作声地紧跟其后。



张玲玲因为对婆婆的死很愧疚,放弃了跟方雨信分割婚后共同财产,那家店铺和所有盈利,都归方雨信。

她算是再次净身出户了。



曾经的露水情缘,曾经的短暂婚姻,统统都结束了!

两个人各自捏着一本离异证书,走出大门。



刚想各自转身离开,方雨信犹豫了下,叫住了张玲玲。

张玲玲回转身,满脸警惕地看着他。



“放心,张玲玲,我不会再动手打你!因为,我跟你都是一样的垃圾,不必谁难为谁。”方雨信自嘲地笑笑。

“张玲玲,这几天,我守着我妈的灵位,回想了很多往事,也想明白了很多事。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所以,你就耐心点听我啰嗦完。”

方雨信点燃一根烟。



一、先说说我妈的死。我知道你把对我的恨,都撒到了她身上,你没要故意想害死她,但你的确最终害死了她。

跟你一起害死她的人,还有我!我这个她亲生的儿子。

从她住院的那一刻,我就一直在嫌弃她。

虽然,我帮她请过护工花了不少钱,但我从来不愿耐心地喂她吃完过一碗粥,从来不愿在她身边多停留半个小时。

我把她当做包袱一样,甩给了护工,后来甩给了你。

我觉得已经对得起她了,哪怕我眼睁睁看着她瘦成一把骨头。

我总是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瘫痪病人都这样,能活一天算一天。



我用大把的时间去跟小美鬼混,后来又在网上撩骚,约pao。

我唯独不愿花一点点时间,去陪陪我的老妈。

所以,我是罪孽深重!

我那天动手扇你耳光,其实,我最想扇的人,是我自己。



二、再来说说我的出轨。

在两性关系中,出轨者总是惯于为自己找五花八门的理由,我也一样!

我怪彦妮发胖了,身材变形了,影响我的性欲。

我还怪她太乖太懂事,总是中规中矩,害得我越来越没有兴趣碰她。

其实,种种理由都是借口!



真实的原因那就是,我对婚姻毫无敬畏感,根本不把出轨当回事。

我觉得男人嘛,跟不同的女人有几桩风流韵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玩就玩了,不离婚就是对得起老婆了。



所以,我彻底地失去了彦妮,我最终活成了她眼里,最肮脏、猥琐、无耻的烂人!

一切,是我咎由自取。



三、至于你。

我刚才跟你说过,你跟我是一样的烂人:自私,风流,没有责任感。

你一方面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你老公何伟对你的好,一方面内心骚动。

蠢蠢欲动地想体验偷情的滋味,同时也想证实你有魅力,你比彦妮强。

我从来没有尊重过你,哪怕我们偷情一切背叛了彦妮,后来又成了夫妻。



我也知道,我频繁出轨的时候,你也没闲着。

可我为什么没有去阻止你呢?

那是因为,我想找个机会去捉奸,然后把你扫地出门。

因为,我不爱你,也瞧不起你,不仅仅是因为你不能再生育。



现在,我们分开了,此后形同陌路。

但愿我们此后余生,不再遇见像彼此一样的、视感情和婚姻为儿戏的垃圾。

张玲玲,我们都好自为之吧。走了,永不再见!



117、

等方雨信走了很久,张玲玲才反应过来。



她的内心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被撕扯得一点点裂开,粉碎。

她尽量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抹掉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的泪,掏出手机给李鹤打电话。



她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李鹤。



今天,她就要搬去李鹤家住。

明天,她就要成为李鹤的新娘,她就是名副其实的李太太了。

而且,用不了多久,她跟李鹤就会离开这个城市,重新开始。



什么耻辱,什么罪孽,什么过错,统统都留在这儿。

她要去做一个全新的李太太!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李鹤,肯定是昨晚手机忘记充电了,先回宾馆等他吧。

回到宾馆,她发现李鹤的行李统统不见了。

她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继续拨打李鹤的电话,还是关机!

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颓然地一屁股坐在床上,脑海里冒出两个字:完了!

如坐针毡的,一直等到下午五点,李鹤的电话依然关机。



她飞快地转起拎包,冲下楼。

在门口拦了一部的士,朝李鹤家飞速赶去。

她知道他家在哪,他带她去过。



当时,他们站在楼下,他指着楼上说,喏!1202,看到那个阳台吗?阿姨把我的床单洗干净晾在那。

上面乱七八糟的,我们就不上去了,不然,你看了会对我失望的,我老公怎么是这么不讲究的人!

过两天我们再搬过来。

当时,她半点怀疑都没有。



眼下,她看准一个住户要进单元门,她迅速跟进去了。

上到12楼,她敲响了2号房间的门。

敲了老半天,才出来一个老头,手里还拿着锅铲。

“姑娘,你找谁?”老头疑惑的问。

“大叔,我想问问你,李鹤是住这吗?”

“李鹤?谁是李鹤?”

张玲玲急忙连说带比划地形容了一下李鹤的长相。



“李鹤?不就是那个赖着房租不交的房客吗?之前,他叫李宏志,后来,来找过他的姑娘又说他叫李鹤。”

一个大妈从大叔身后,探头出来说道。

“哎呀!姑娘,你是不是跟上次那个姑娘一样,也被他骗了啊?你借钱给他了?”大妈热心肠地追问。



张玲玲只觉得胸口发闷,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



118、

杨楚宁家里。



杨楚宁拿起彦妮的验孕棒,兴奋得像个孩子:

“老婆!真的是两道杠啊!真的是怀孕了?老婆!我准备要当爸爸了?太好了,太好了!我马上打电话回去给老爸老妈,让他们马上帮我们收拾好房间,我们今天就搬回去住!”

“你不知道,新装修好的房子,孕妇是不能马上住进去的,我们明年等宝宝出生满月了再搬进去!”



彦妮看着自己老公,蹦上蹦下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老公,还没去医院检查呢,万一白高兴一场没怀孕怎么办?看你还满世界打电话去宣布!”

“不会的,不会的!肯定是怀上了我的小宝宝!老婆,你太伟大了!我爱你!”

“老公,婚礼那天,我的婚纱还拉得上拉链吗?”

“不怕不怕!马上重做!”



【结局】

婚礼过后,已经是严冬了。



这天天气晴好,彦妮被杨楚宁裹得严严实实,像只大熊猫似的,紧紧搀扶着出门去遛弯。

在街上,彦妮心血来潮地说想吃冰糖葫芦,杨楚宁耐心地哄着她,说不能吃,冷,也不卫生。



彦妮偏不,非嚷着要吃不可。

杨楚宁妥协了,说,好吧,你只能吃一口。

不!我要吃一整串!



俩人一路斗着嘴,走到冰糖葫芦摊子跟前,到底还是给彦妮买了两串,让她吃个够,下不为例。

彦妮笑嘻嘻地边吃边说:老公,我爱你!粑粑,我爱你!



不远处,有个年轻女人跑过来,头上不合时宜地扎着两个羊角辫,有一只脚还光着。

后边一个大妈气喘吁吁的追着。



前边的年轻女人边跑边喊:

我要去彦妮家写作业,妈,你别追我!

彦妮说她最爱写作文,她长大了要当作家!

我才不要当作家,我要当售货员,卖衣服。”



杨楚宁紧紧护着彦妮,眼睁睁看着疯女人从他们面前跑过,然后渐渐跑远了。



彦妮回头看了看杨楚宁,欲言又止。

杨楚宁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微笑:

“老婆,我们回家!”

“嗯。”彦妮也回敬老公一个明媚的笑容。

(全文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