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悄无声息的兵荒马乱

[复制链接]

3

主题

3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0-6-30 03: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只是因为访客里出现了久违的名字,然后就多了这么些念想。

我真的不是刻意在想念,只因为昨夜长长的梦里都是你。记得那天打开网络多条信息,翻到最后红色小1竟然是你,对,除了访客痕迹,你什么也没有留下,即便是这样,我也高兴了许久,这大概是我最为惊喜的生日礼物,我看了时间记录是6点多,我暂且把它当作你送给我的生日祝福,而且是最早的一个。我不去管这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假想。你是比我还被动的人,你的大男子主义里夹杂些许傲慢,不会随意搭讪他人,或许这就是你最吸引人的特质,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多余的联系,可能我给予自己这样的想法心里会多一点窃喜。
双鱼喜欢做梦,还是从梦开始吧。这4年来我没少做梦,你也经常出没在我的梦里。我大概还不清楚这是怎样的一种情结,可是时间终归是会化解这样的心里矛盾,让我情愿把它记下来,像讲述一个故事一样,只是故事里主角是你和我。
应该就是这样明媚的春天,体育馆、篮球场,你一如既往的迟到,人群中,我远远就能看见你,你穿着灰白色卫衣,卡其色休闲裤,白色运动鞋,带横条纹的袜子,当你走近时,我慌乱的低下头,假装没有看见你,可以肯定你不是朝着我走过来,只是因为恰好你的小伙伴在我正前方坐着,可就在我低下头后,你拍了一下我肩膀,然后又说了那句“还给我留了一个位子,谢了”,说“又”是因为有史实发生,不是在梦里,有一次计算机课程,留给舍友的位子就是这样被你霸占的。你的举动的确在我意料之外,在我心里你一向不怎么搭理女生,有活动都是和男生三五搭档。况且这是在看篮球赛,我一个基本规则不清楚的小女生,你这个篮球迷没理由和我坐一起啊,我看帅哥你看球技,这实在令人费解。后来,看着看着你竟然只顾着和我聊天,根本不顾球场上的激情,就和中学时代一样,自习课上窃窃私语。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熟悉的我们,你一言我一语,我诉说你当年害我提心吊胆,你一脸不解地听我讲述:中学那会,每次在班长清点人数时,我都会替你答道,然后撒谎说你去卫生间或是你在楼道吃早餐,因为我们有一个严厉的班导,我不想你挨批。但我总在担心你会不会某天旷课不来,然后班导斥责我包庇。还好,这一年里你一节课也没有落下。你笑着说你是故意的,我气的哭笑不得,你说你后来没有和我在一个班总是逃课,甚至几天不去学校,我说那是因为同桌不是我。我们聊了整整一个赛时,却也有说不完的话,散场后我们踏着校园里的林荫小道,草木碧青,樱花正艳,你说要给我拍照,就和那年夏天一样,你总想给我拍照,这一次在梦里我照旧推脱,说自己饿了一早上,然后你带我去了餐厅,坐在我们二餐的三楼,点我最喜欢的番茄炒蛋拌面,你还说记得我喜欢吃米饭,怎么现在爱吃面条……
也许梦是不需要刻意创造什么新的东西,而是把古老又久远已熟悉的事情一桩桩清晰化,再现化。就像听到一首老歌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来,或是干枯了一整个冬天的树枝重新抽出嫩芽,又或是回到久别的故乡,邻居见你都欢喜地喊你的小名。梦里这些熟悉的感觉,容易让人的情绪原形毕露。当然梦就是梦,夹杂了诸多个人私心,事实上,我们两个人的大学隔有2417公里的路程,我们学校的篮球场没有那么开阔也没有看台,我们从未一起用过餐,毕业后也没有再见到你,我们连一句不咸不淡的问候都没有了。期间是我电脑或是作业中出现问题才有打扰你的由头。你质问我有多无聊才会给电脑设置硬盘密码,我默不作声,你分分钟解掉我的难题,连句再见也不多说,不过令我欣慰的是你都是即刻回复,即便是零晨1点2点,当然我想你应该是晚睡且恰好在线的。去年你生日我礼貌性的说了一句:同桌,生日快乐。蒽,然后就有这样一个回复:他的生日还早呢。我想这应该是你的女友回复的,也有可能是你自己这样回复的,因为我也经常这样搪塞那些故作殷勤之人。
有人说“别去打扰那些已活在你记忆中的人,也许这才是最适合你们的距离。”其实不仅是因为我极为被动,说到根本我就没有那份勇气,大概是因为我也是傲慢之人,又或者是因为在你那里极度自卑。看完电影《one day》我最深的感触就是我曾经欠自己一次冲动 ,也可能是我觉得你离我太过遥远,我们不可能也不会走近。但我的一个漂亮舍友说:往往嘴上说最不可能的事情是最容易发生的,说不定。。。我其实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陌生,毕竟在你身边度过了四个季节。记忆中有你秋天咖色帽衫,冬天浅色大棉袄,春天灰色卫衣,夏天的白T恤,我好像也是白色T恤,我基本上都把校服披肩上袖子绑在领口,你一脸坏笑,故意讥讽我说那种穿法像极了风尘女子,我懒得给你解释拉链坏掉又总是忘记换修。有一个下午特别闷热,应该是第三节自习课,我手上赶补着老师留下大篇的作业习题,你却悠闲的坐等下课铃声,晃着书本当扇子,还说教室:好热好热 !我头也不抬反问你:有多热?我是顾不上感受热,只想着早点补完作业,谁想说着你的手落在我的左胳膊上,对,大概是太紧张了,我触电一般停下来朝你大喊,也许是我反应过激,你说:不就让你感受一下有多热么,还老封建!当时并没有给你解释,我是自小就排斥肢体接触的,跟男生女生无关。我们这么久同桌了,只握过手,还是隔着我大大的手套,而且当时是我出左手你出右手,然后你迅速换了左手,可能我们都太激动,我能说那是我第一次拉男生的手么,虽然我带着厚厚的手套,仍然能感受到来自你的温度。有一次英语课题 "HUG",你张开胳膊故作邪恶的眼神看着我说:“gave me a hug”!即刻被我怼回去。我现在都能想到我对你躲闪的眼神,整整1年,几乎不敢和你对视,那种不小心的触碰,我所有少女的羞涩都泄露无几。当然最美好的应该是晚自习,大概会有2个时辰,不用听老师讲课不用记笔记,会有大片时间闲聊,当然那一年我几乎不主动说话的说的话也是极少的,因为在学期初遭到班导恶批。我可能不记得和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但在和你同桌之前我听到你课堂上的发言,心里觉得你很特别。没想到我们会有交集,也没想到你会主动和我聊天,后来我们熟悉了,你会在晚自习的时候递给我一只耳麦,我们一起听你手机列表里的歌曲,有英文歌也有韩语,不过我只记得五月天的声音,因为我几乎不听流行歌曲,都是纯音乐,小提琴和古筝琵琶之类,所以对你列表里的歌记不住,但那些曲调大概是我听到最美妙动心的,我不好意思逐一问你曲名。但我知道是因为你我开始喜欢阿信的声音,我大概记得我在你那里听过他们的《小太阳》、《突然好想你》、《天使》……
高三的时候我们不在一个班,突然有一次你发消息:同桌,我想你了,,,蒽,我可能回复说天天见想什么想,,,再后来看到你发的说说“我把你弄丢了”,我一个人想了很多,还是学不会表达。模拟考试的时候你在我的右后方坐着,考试的时候莫名兴奋,在心里编排了无数次草稿交卷后还是佯装镇定看不见你一样轻轻地走过。。。接下来每场考试我来的特别早,盼望着和你说说话始终都被我按下这份念头,这大概是最后一次我们距离那么近。大概还有一次我找别的同学拿东西,你故意挡着路不让我过,我直接绕道很远,看到你眼神--年少的青涩和试探 ,太美
这一年,我偷窥最多的就是你的右脸,因为你坐在我的左边,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的你还有我,因为你坐在我的左边,这也许就是我喜欢听杨丞琳的《左边》的原因,你的心跳在左边,感觉距离你好近……日子走的愈发快了,就像困了趴在课桌一起睡觉还是昨天,细想已过八年,可能我们再也不能遇见,尽管我每次故意要绕道你家门口,你留在地图册上的字迹很是清秀,还给我指认你老家的具体位置,我让你试着讲川话,我还说我喜欢吃川菜,有机会去你老家玩玩……
说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会时常出现在那些或长或短的梦里,我大概后知后觉曾经喜欢你,但当它不在是秘密的时候,我该放下,你还是那个特殊的人,不是同学,不是恋人,也不是朋友,不需要定义,你曾经住在我的梦里,旷日持久,不醉不休,不停不止……
好梦,远方的你
---2016年2月24日
林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