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条路都很难,但我们只得走下去!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0-6-30 03: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个深夜,我都在码文,不知道是否有人像我一样!但这样真的很好,毕竟好的东西,自己看了,也会心动!加油狼涂!
新书签约了,开启码字日程,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书的开头吧!书名《道荒行》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码字不易,且行且珍惜!
引言
神?是否存在?神国?是否存在?
  世人不知,也未曾可知!
  数万年内,除却所探知的一隅之地,域外,到底是什么?可想,但未可知。
  ………
  凛冬元年,极北冰原消融,海水猛涨,大陆被海水蚕食,大陆诸多宗门派遣各宗苦行探求其因,却是未果,而当世最强的七人却是现身冰原之上!向着冰原之上一礁石汇聚而去。
  荒原之上,乌云凝聚,不时云间火光四射,雷鸣之音四散而去,几只幼鼠探出头来,在大鼠的庇佑之下瑟瑟发抖,冰蛇曲折而行,时不时停下身躯蜷缩一团,口中的蛇信子极速摆动,好似在惧怕着什么,苍鹰划过天际,纵使站在苍穹最顶端,听雷鸣之音,也微微振翅长鸣。
  寒风凛冽,所过之处皆萧瑟,七人身侧丈许,没有一缕寒意,竟还有些许微热。
  “鱼虾可渡,飞鸟可渡,浮萍可飘于上,水草可沉于底,唯人不可渡”一人慨叹。
  说话那人将其手中酒壶微微扬起一饮而尽。
  “曾几何时,瀚海之上伏尸百万,竟不知其源于何处,而归于何处。”一女子将手中茶树轻抚,眼神涣散,但对于手中茶树却是分外怜惜。
  “自当来有来路,归有归途!”说话之人身侧白纸浮于空中,其挥舞手中笔尽情洒墨,纸上竟然浮现一幅惊天之作。
  “归途?”一只纤手紧握银针,抛出数丈,落入水中,海面竟未激起一丝水花。
  “归途之上有道,道亦为何?”另一人默语,丝毫没有理睬其余六人,紧紧盯着手中策,好似唯恐错过书中“黄金屋”和“颜如玉”。
  “蛇吃鼠,为蛇生存之道,鹰捕蛇为鹰生存之道。”说话之人紧握黑白棋,好似以苍穹为棋盘,拨动手指,每下一棋,都好似有千军万马涌动。
  “生死之际,谁又能保证,鼠必死?蛇必亡?众鼠也可反扑蛇,蛇亦可捕猎苍鹰。”语者是一僧侣,每一语都好似梵音,让人不禁为之沉沦。
  七人想谈甚是融洽,并未注意到冰原之上还有一人,其手握书卷,三尺长剑悬浮身侧,席地而坐,就此破关,亦或是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世人皆知冥都,可冥都是否真正存在,真如世人所想,为人之归途,也未曾可知!
  数万年来,多少婴孩降世,多少暮年之人垂死,瞬息万变,若真有冥都存在,又有多少修行者未曾看破生死之道,进而谋求永生。
  ………
  凛冬二年,海水再涨,极北冰原前海面之上一竹篮漂浮,竹篮有洞,但可漂浮海上,海水本不凡,竹篮又岂是凡物。
  篮中一朵莲花熠熠发光,仿佛将冰原之上彻底照亮,光芒直冲天际,而后在一瞬之间光芒消失不见,篮中莲也不知去向。
  冰原之上,一补丁青衫男子坐于荒原之上,头发异常凌乱,身旁枯草早已经将他掩盖,可能这并非本意。
  当他睁开双眸,双眼浑浊,细看竟然无一丝眼白,一声轻喝,无尽剑意将身侧彻底笼罩,仿佛在他的世界,对待一切事物都是那么默然。
  “你,终于来了,整整迟了千年!”语落,整个人便消失在原地。
  “人间魔剑,出世了,世间终将大乱!”一书生坐于隋都天启楼阁,向窗外望去,哀叹之音不绝于口。
  “魔剑出世,我这人间明剑也该出去走走了。”言语之人,正是万里之外的剑阁阁主景天行,剑阁之中所供奉之剑早已生锈,即使已锈,但剑意却强于当年数倍。
  ……
  极北荒原,本就环境恶劣,此处之人,皆是大陆之上被流放之人,罪大恶极,并不可当,也可能是他们与世间大势所悖,为求自由的“罪人”,所居之地被冠以“罪都”之名,因其领袖名曰“天荒”,故“罪都”又名“荒都”。
  极北荒原,并不因寒冷而常年积雪,然而自即日起却飞雪至而不停,整整降雪数天。
  荒原之上所居之民皆游牧,居无定所,这场大雪,本来让他们整日奔袭的心有所停留,加之天荒夫人为荒主诞下男婴,本是双喜临门,但天荒众人却无一人敢笑出声来,气氛反倒是有些许沉重。
  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一道“圣令”,每隔百年,当世强国——隋,派出数万铁骑,号召天下众多修行者“举世伐荒”,数千年来,每遇“伐荒”,历代荒主都愿孤身前往隋都以死换取天荒百年安宁,不曾想每过百年,“圣令”都会愈加狠毒,根本不给天荒众人留活路,上次“伐荒”,下至初元,上至无极,无一人幸免,皆被屠!
  此次伐荒,“圣令”竟是灭荒!
  既然强隋不容天荒,那天荒众人便逆隋而上,伐隋!与天下为敌。
  营帐外,伐荒铁骑俨然已至,帐内,天荒夫人并未有一丝惧怕,看着襁褓之中的婴孩,早已是泪眼婆娑,婴孩怎会懂大人所思,满脸笑意。
  一士兵冲入营帐,见此妇人抱一婴孩,竟然无丝毫怜悯之意,俨然已经杀红了眼,将寒刃刺向妇人,直接贯穿其后背,洞穿之处血如泉涌,妇人倒下,但并未就此死去,而是抱着婴孩缓慢爬行,将孩子送入一竹篮之中,士兵再未出手而是默然看着,随后向帐内扔去火把,执刀离去。
  帐外,刺杀的声音不绝于耳,一颗颗头颅好似遍地滚动的铁珠,鲜血与雪交融,变得粘稠,铁骑踏过,血泥之中掺杂的肉沫四溅,任谁看了都不忍呕吐。
  天荒并不曾抛下家人离去,荒人也不曾放弃他们的领袖,他们浴血搏杀,战至天荒边际。
  “你天荒灭了!”为首一大将开口,却迟迟不敢向前,此人正是隋帝心腹大将孟禽。
  “我若死,且战意存,我天荒终究不灭!我姓为战,名为天荒,嗜战而不怯战!尔等鼠辈焉能取我性命,妄想至极。”说罢,战天荒将手中战戟插于身侧,自刎而亡。由始而终并未倒下,无尽战意将其包裹,战意化为一火红色烈鸟悬浮于身侧。
  为向隋帝邀功,孟禽命人割下战天荒头颅,放于一红头锦盒,将隋相赠予之符贴于上,带兵回京复命!
  ……
  平民不会在乎青楼之中哪位贵人降临,也不会在乎帝都之中一大族升官进爵,更不会有人在乎极北冰原荒人灭族,更不会有人知道天荒之子未死现于何处,至于隋都之中一文臣为阻止隋帝杨灼灭荒谏言而惨遭灭门,在这座大陆大势之下,更是激不起一丝涟漪……
  我是狼,深夜前行的那头孤狼!!《道荒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