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换我抱你(二)

[复制链接]

38

主题

46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6-30 07: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你不是因为这个榛果难过,那你为什么要哭呢?松鼠凑得很近去看石佛的脸,过了一会儿轻轻地舔去了他脸上的晨露。
那轻轻的痒让石佛顿时警惕了起来。
原来,你是修罗的幻影,来搅扰我的清修的。他想说,还想赶走她,但他只是一尊修行未到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噢,那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你没有人陪,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这里的缘故吧?嘿嘿,那我陪你聊天吧。松鼠大大方方地坐在了石佛的对面,吃着曾在他怀里的榛子。
既然你不走,这便一定是佛祖给我的试探,看看我的定性够不够的,对吧?我便安心参禅,忘记这一切。他对自己说,她不知道,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她的话语扫过了春天发出的嫩芽,夏天开出了野花,秋天长出的榛果,冬天飘过的雪花……
他只是微微笑过,仍不看她。
这我已看千年,何必再说。他对自己说,她不知道,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她的话语画出了初生可爱的婴儿,英俊漂亮的男女,成熟稳重的中年人,睿智可亲的老人……
他只是轻轻地忘记,仍不看她。
万象皆空,最后只是一堆白骨。他对自己说,她不知道,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她的话语在还带点凌厉的春风中探出了头,在芳香的蝉鸣中疯狂飞奔,在黄叶中忙碌穿梭而去,在温暖的窝、温暖的妈妈怀里轻轻睡去。
他只是慢慢地烦躁,拒绝看她。
这些,我不知道,我不需要知道,我只要知道这天这地,是如何轮回;这生这死,是为何存在;这物这灵,怎样统一。我只要知道我何时成佛,我如何成佛便好。他对佛说,她不知道,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天黑了,她在他身边睡去。
趁着月光,他偷偷看过她轻闪的睫毛,偷偷感觉过她皮毛的柔顺,偷偷幻想过她活过的那个世界。
但也只是偷偷而已,他马上又想起这只是一次诱惑,一次试探,一次试炼而已。于是,他马上又开始思考他哪怕再用两千年也不可能让世人明白的问题。一想到这个,他就窃喜于佛法的精深,当然,还有自己那么小小的一点点智慧。她不知道,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也不想动的石佛而已。
半夜,她一转身,从石阶上掉了下去。
石佛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修罗终于收去了他的幻像。终于可以继续参禅了,不用再听那挡也挡不住的声音了。他为自己开脱: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一阵风掠过他的背。他惊讶未息,她已经惊喜地扶着他的肩站在他的面前,眼睛水灵地像是一只大概几百年前不知怎么走过的他面前的小鹿的一样。
阿弥陀佛,那只是自己定力不足时的一个小小错误,佛祖,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你知道我心魔未净,故意让这只松鼠来试探我的吗?就因为我只是一尊一动也不能动的石佛,所以我就应该更多次地受到心魔的诱惑?
谢谢你谢谢你~原来你藏了那么多的榛果啊?你真的天下第一大好人~她用力地抱了他一下,在他面颊下印下一吻。然后就跑了下去,她真的很饿了……
石佛心里暗暗叫苦,原来是那年一群孩子在他所在的石阶下挖了个洞,放进了很多小玩意儿,他没有一件可以叫出名字来。而且他以此为骄傲,只有俗世之人都会用这种谷中之物,如他般将成佛成仙之人,必然生于山长于山而不遭红尘侵染。那个洞后来又有几个人回来过,又放下些什么东西,然后离开了,之后就再没有人回来过。他们已经变为尘土,继续在轮回中挣扎了吧?
而后来,那个洞就再没有人知道,也成了每年掉下来的榛果的匿藏之地了……
连松鼠都不知道的榛果宝藏啊……
她果然是修罗派来的,如果不是修罗,又有谁会知道只有在这守护千年的人才知道的事呢?石佛想大声喊出来,可是不能,因为他只是一尊一动不能动的石佛而已。
这一夜,他再没见过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