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抗战】谍战上海滩(16)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6-30 12: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六章  谍海风云

“把他找出来,当场枪毙!”另一个人也叫着。
戴笠并没有说话,而是再次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当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名女特工身上的时候,他停住了。
那名女特工发现戴笠在盯着自己,立刻惶恐地低下了头,不敢与戴笠对视。
可戴笠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而是高声说道:“丁倩,你出列!”
那个叫做丁倩的女特工战战兢兢地从人群中走出,来到大厅中间站住。
“你自己做了什么,还需要我替你说吗?”戴笠冷冷地说道。
众人立刻明白了,原来她就是那个克扣抚恤金的人,一起怒目瞪着丁倩。
可丁倩却昂起头,做出一副坦然地样子:“报告长官,我不清楚,请长官明示。”
戴笠似乎没想到丁倩会失口否认,感到很没面子,他的眼珠微微一转,缓步走到了丁倩跟前,低声说道:“你父亲的病最近好些了吧?”
丁倩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诧异地看着戴笠,不清楚戴笠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父亲病了。
戴笠继续低声说道:“你克扣了应该发给林天远的100元抚恤金,给你父亲看病,从孝道上来说,你没有错,可你有没有想过,这笔钱够吗?”
丁倩依然不解地看着戴笠,她始终不明白戴笠到底要说什么。
“军统的纪律你比我清楚,向你这么贪污罪是肯定要被枪毙的。不过,如果你现在肯走出去自裁,我可以按照烈士的标准厚葬你,而且还可以有一笔抚恤金给你父亲继续看病,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吧!”戴笠凑近丁倩的耳边,低声地说完这番话,不再搭理她,反而是转身走开。
丁倩只感到后背一阵阵的发凉,她非常清楚戴笠刚才所说的后果,如果真的让戴笠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是贪污犯,那下场绝对是非常凄惨的。她的眼前浮现出了躺在医院重病房的父亲,想起了父亲从小对她的关爱呵护。丁倩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大步走到了大厅中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所有人诧异地看着她,都不明白丁倩到底要干什么。
“局座,各位同僚,我知道你们现在都怀疑是我贪污了那笔钱,我丁倩没得解释,只有以死明志,以示清白!”话音刚落,她已经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人立刻倒在了血泊中……
戴笠回身看着丁倩倒地的身体,心中无限感慨,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冤枉丁倩,可如果丁倩真的拒死不认,他也无法收场,甚至还会让其他的国民党机关看笑话。而现在丁倩以死表示清白,使这件事成为死案,也就自然不会再有人追究,而且还保留了军统人员清白的名声,可谓是一举两得。只可惜这样一个能够领会他意图的女特工就这么死了……
戴笠摆了摆手,做出一副痛心地样子:“其实我只是跟丁倩询问一下,没想到这孩子性子却如此刚烈,来人,把她抬下去,按照烈士级别厚葬,抚恤金照发!”
在戴笠的吩咐下,两名士兵走过来,将丁倩的尸体抬出了大厅。
戴笠黯然地看着大厅里剩余的军统特务,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丁倩家里有困难,而林天远死后抚恤金又没能发到家人手中,是我这个做局长的平时对下属关心不够。替我各送100元大洋到两人的家里,这笔钱算在我戴雨农个人的帐上。以后在场各位再有任何困难,直接跟我说,我绝对不希望我们的队伍里,出现辱没党国军人尊严的事发生。”
戴笠的手段,让在场所有的人大为折服,众人齐声说道:“誓死捍卫党国尊严,为党国效忠!”
戴笠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对秘书说道:“追悼会继续进行!”
秘书向前几步,刚要替戴笠宣布命令,却一下子愣住了,他的目光盯在了一个刚刚走进大厅的人的身上,其他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一下子都愣住了。
这个刚刚走进来,一身风尘的人,正是今天要被悼念的主角——沈醉。
众人看着沈醉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这个已经被追认为英雄的人,竟然活着回来了。
戴笠短暂的惊诧后,迅速平静下来,然后对秘书说道:“追悼会暂时取消。”然后大步向外就走,走过沈醉身边时说道:“你跟我来。”
戴笠快步离开,沈醉跟在了后面,只留下了大厅里那些议论纷纷的军统人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戴笠马上就要求沈醉把发生在上海的一切如实向他做了汇报。听完之后,他冷冷地走向了窗口,沉思不语。
沈醉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戴笠的背影。
片刻后,戴笠才回过头,他指着墙上的蒋介石的画像,质问着沈醉:“上海站为党国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校长对你们都是青睐有加,给予过多次嘉奖,为什么这次会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被一举歼灭?!”
沈醉满脸羞愧地说道:“报告局座,是我领导不力,我甘愿受罚。”
“沈醉,我当然要罚你,先告诉我,为什么其他人都牺牲了,只有你和林森活着回来了?!”戴笠拍着桌子厉声问道,沈醉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年轻人,可现在出了这样的情况,他也不得不产生了怀疑。
沈醉立刻明白了戴笠的意思,他一把将自己的上衣解开,大声地说道:“局座,我跟随你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对党国,对您的忠心,天地可鉴。我知道我的过错有多大,但是我绝对不会背上一个内奸的罪名去死。”说着,他掏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局座,多谢你多年的栽培,我……”
戴笠“哼”了一声,打断了沈醉:“我的办公室,是给你表现忠心的地方吗?想死,回上海去死。”
“回上海?!”沈醉先是一愣,随后明白了戴笠的意思,“局座,我愧对党国和您的栽培,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辜负您的信任,我马上就动身回上海!”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开始有泪光再闪动。
戴笠赞赏地:“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这才是个真正的党国军人!你听好,军统内部的人你要谁我给谁,经费你要多少我批多少,武器装备你随便挑。你的伤也要抓紧养,两天之内回上海。”
沈醉立正敬礼道:“是!”
戴笠走到沈醉身边,递给他一方手绢,然后柔声道:“擦掉眼泪,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沈醉没有接手绢,他用手背将眼泪抹掉后说道:“是,我一定记住局座的训示!”
戴笠从办公桌上的文件夹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沈醉:“这次你回上海后,首要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松本。而且要越快越好,这家伙存在一日我们就一日不得安宁。这是有关松本的全部情报,你好好研究一下他在中国的谍报史!”
沈醉接过资料,认真地翻看着。
戴笠来回踱着步,简单地做着介绍:“松本是个从小在沈阳长大的日本人,受过日本严格的谍报训练,聪明过人心狠手毒。参与策划过成立伪满州国,在培养日本傀儡方面,他更是有一套软硬兼施屡试不爽的招数。韩复渠、张宗昌、孙传芳等等这些拥有兵权的人若明若暗地投靠了日本人,这都跟跟松本的策反有很大关系。”
沈醉抬起头:“我明白,这次我们上海站的覆灭,也是拜他所赐,于公于私,我都会尽快干掉他!”
戴笠继续交代着:“另外利用关系也很重要,你说的那个蒙面人是谁都不要紧,甚至是十多年的对手共产党都不要紧,重要的是能够为我所用。还有,松本为了配合日本侵华的战略,也许下一步他还有更大的阴谋计划。你要留意!”
“是!”沈醉答应完之后,将手中的资料恭敬地放在戴笠的办公桌上。
沈醉表情坚定地说道:“我明天就回上海,今晚我拉出一个建立新的情报站的的人员物资清单,请局座过目。”
戴笠点头:“好,我就在这等你,满足你一切要求。”
沈醉答应一声,转身要走,戴笠却叫住他,按电铃将秘书叫进来,吩咐他取来了一个大包,然后亲手递到沈醉手里,交代道:“这是我个人送你的一点东西,是补气补血的山参、阿胶、当归之类的补品,伤你自已养。但事必须得抓紧干!”
沈醉接过大包激动:“谢局座!”
戴笠意味深长的说道:“临走前,我送你一句校长常对我说的话,希望我们共勉,那就是:好自为之!”
清晨的上海,街道被薄雾笼罩着,狭小的弄堂里,各家的女人听到外面“丁冬”车发出的声音后,都急匆匆的提着马桶跑出,将马桶里前一夜的污物倒进车内,然后就在路边的水沟内将马桶清洗干净,放在道边晾晒。几乎家家如此,形成了老上海清晨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而就是在这样的街道和环境中,一些挑担子做生意的,却有着很好的客源,经常是馄饨摊一摆上,就会有络绎不绝的客人,直到日上三竿,才能有短暂的停歇。
在离极司斐尔路不远的一条小弄堂里,就有着一个小小的馄饨摊,马云龙和何楚风在这里边吃着馄饨,并低声交流着。
“你的意思76号的人主动邀请你去他们那里?这会不会是个圈套呀?我现在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谢家志跟你照过面,万一他把你的相貌跟日本人或者76号那些狗特务说了,那你可是非常危险的。”何楚风听完马云龙的讲述,担心地说道。
马云龙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放心吧,谢家志这个人的脾气我理解,他做事不喜欢张扬,尤其是刚到日本人那里,他是急于立功表现,对于他拿不准的情况,他是轻易不会说出去的。更何况,要是日本人和76号真的对我有怀疑,就算是我不去,他们也一样不会放过我,还不如就坦然面对,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把戏。”
“那好吧,你可千万小心。”何楚风还是担心地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跟苏局长请示过,他也基本同意我的计划。现在我要跟你交代任务了。我走以后,你就留在陆大哥那边,帮他打点。陆大哥脾气急,是个硬汉子,千万别让他冲动干出什么事。你的脾气也急,但这时候必须要克制,还得照顾好他。”
何楚风点了点头:“放心吧,经过上次的事,我可再不当猛张飞了。”
“那就行了,没事吃完东西咱们就散了,我随便溜达溜达,以后可能就没机会这么闲走了。”马云龙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何楚风则是看着他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位于外滩的外白渡桥是旧上海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处于苏州河下游河口,是一座全钢结构的桥梁,两跨52.16米,宽18.3米,是上海市区连接沪北、沪东的重要通道,每天过桥人流量和车流量很高。
马云龙走在铁桥上,看着桥下不时划过的小船以及桥上不断走过的黄包车和行人,心中突然生起一种凄凉的感觉,他隐约地想起,就在数日前,他刚刚从东京来到上海这座大都市的时候,他的老师赵海英就是在这里和他接的头。当时师徒二人并排走在桥上,还是充满激情,大有要在上海做一番大事业的雄心,可短短数日,却已经物是人非,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赵海英一起畅游上海了。想到这里,马云龙的眼角不由自主地有些湿润了,他赶忙用手背将泪水擦去,惟恐有人看出他的不寻常举动。
在马云龙站在桥栏边欣赏着风景的时候,一个身着风衣,戴着鸭舌帽的人慢慢走近了他,然后低声地说道:“先生,借个火。”马云龙转过身,刚想说他不抽烟的时候,一个硬东西已经顶在了他的腰上,对方冷冷地说道:“不要乱动,不然一枪打死你!”马云龙微微一惊,还没容他做出反应,又有两个人迅速地从人群中窜出,站到了他的身后,紧接着又是两件硬物顶在了他的腰上。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短暂的紧张之后,马云龙反而镇定了下来,向对方询问着。
“少废话,你自己干过什么最清楚,现在你最好老实的跟我们走,到了地方你就一切都明白了。”对方领头的人很粗暴地回绝了马云龙的提问。
一辆黑色轿车迅速开过来,停在了几个人身边。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着马云龙上了车的后排,另一个持枪人则是坐在了司机副座,汽车迅速开走,铁桥上很快恢复了平静,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间狭小的黑屋子的门被推开,两个人架着马下走了进来,马云龙的头上已经被蒙上了黑布,使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了地方。两个人强行将马按在一把椅子上,然后才把他头上的黑布拿下。
马云龙先闭了一会眼睛,等他适应了周围的环境,才慢慢睁开了眼睛。但他的眼睛才刚刚睁开,对面又是两束聚光台灯的灯光照在了他的脸上,使他一下子又看不清前面,只能再次闭上了眼睛。
“我草你们妈的,你们瞎了狗眼,绑票绑到我马大爷的头上,你们不想活了是不是?!”马云龙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他实在搞不清楚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把他弄到这里,又是什么目的。可没想到,他的大骂并没有引来对方的还嘴,四周保持着寂静,甚至连站在马云龙身边按住他的两个人也是紧紧的闭着嘴,没有说一句话。
当一个人处在一个陌生且略带恐怖的环境,周围的人却只是看着你,而不说一句话的时候,是最让人感到不安与恐惧的,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下一步又会干什么。想到了这一点,马云龙也镇定了下来,不再骂了,反而是平静地坐着,将双眼微闭,回避着眼前刺眼的白光。
沉默的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双方都在考验着对方的耐心,谁也没有先开口,似乎谁都明白,先开口的一方会让对方看出自己的心虚。
“行,你挺能装,不愧是受过共产党的严格训练,是条汉子。”沉默了许久,对方终于率先打破了沉默,却是一句话就点破了马云龙的身份。
马云龙听到这句话,心中猛地一惊,难道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自己的身份真的暴露了?短暂的惊慌后,马云龙镇定了下来,因为他清楚,对方的身份随着这句话也已经暴露,不是日本特务就是76号的人了。想明白了这点,马云龙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非常的张狂和放肆。(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