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卷,伏的黑化,蛊的危机!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20-7-13 23: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首语:蛊的危机!
正文:
“你们一个都别想逃出去,今日就让你们尝尝痛苦的滋味。”
魉手持弓来,拉满弓弦,邪恶地说道:“送给你们三支箭,看看谁是得主。哈哈哈哈······”
三支箭发出,听见气流的走动,龙将手持锦云蛟龙枪,站出来:“看我挡下它。”
“翻江倒海。”龙将的身体与手中的武器同时发力旋转,仿佛有一处飓风在旋转,径直地朝着三支无形的箭奔去。
“你以为,你的实力可以胜过三支箭的同时进攻吗?”
一支箭射向飓风,飓风的旋转速度明显减弱下来。
另一支箭呼啸而至,再次撞击上,龙将的身躯以及枪刃双双被击落在地上,第三支箭应声又至。
龙将闭上眼睛,深感命将不保。
“砰!”一声响,只听得箭落地之声。
龙将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灵师门护法站在他的面前,此人满头白发,手持一把发着绿光的奇特之剑。
“你···没事吧。”那声音浑厚有力。
“没有事。”龙将说道。
“请带领暗影十二形成防守阵形,在左司前面保护左司大人,对面的魉,就先让我来对付。”
龙将眼看形势危急,没有犹豫,带领暗影十二靠近左司,对其进行护卫。
“好小子,你竟然可以承接下我的一箭,而且还没有花费多少气力,似乎有点本事,不过,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实力的差距。”
“追风弧箭。”
“我只用一箭的威力就足够对付你这样一个小子了。”
“放!”声音一来,只听“嗖!”的一声,一支无形之箭从弓上放出来。
蛊开启视灵并打开第二层眼睑,看到了魉口中所称作的追风弧箭。虽然蛊用这样的方法观测箭来的方向,但是箭的速度依旧相当迅速。
蛊手持康宁剑,迅速抵挡,那支无形之箭,正好攻击在了康宁剑的正中,力道惊人,只见所触的地方火星四散,蛊倒退数步。
蛊微微倾斜剑身,那支箭依靠惯性射向蛊的后方。
蛊以为躲过此箭,但是只听见耳后有声音过来,蛊回身再望的时候,眼见那支箭调转头来,再次射向他。
蛊暗自吃惊,用出四方御灵之阵。箭声来处,有火光再次摩擦出来,看得出来那股攻击的力道丝毫没有减弱。
“小子,追风弧箭,可是具有连续攻击性的定向攻击之术,一旦被它盯上,你想逃也没法逃出去。它的速度,它的力道,它的攻击都堪称是箭中最强的。”
“老四,这小子交给你,我去对付那几个小鬼。”
魍手拿拐杖,走到了雯、芝、霖、珠四位护法面前。
“哼,你们几个,都给我吃了吧,哈哈哈哈。”
“你休想。”雯站了出来。
“你既然这样不怕死,我来给你送行如何。”
魍的手杖灵光出现,数处灵光掉落在地上,黑狼出现。
雯竖直剑刃,口语:“缚灵之术。”从雯的身后出现大大小小的藤曼枝条,枝条上散发着灵光。
“有点意思。”魍的眼神里充满战斗性。
“黑狼,撕碎他吧。”
数头黑狼嚎叫着,冲击过来。
“进。”雯身后的藤曼从四面八方过来,冲在最前面的黑狼被藤曼枝条所捆扎、包裹,动弹不得。
剩下的几头也被扑面而来的藤曼缠住脚踝,虽全力挣扎,也只能被束缚在原地。
“你似乎有两下子。”
“这句话,你说得不错,你怎么会是我三师哥的对手呢。”珠站在雯的身后,得意洋洋地说。
“三师哥果然灵力非凡。”芝和霖也赞叹说道。
“我刚才是说得似乎,佩服你们不知天高地厚。”魍不屑地回击。
随后,魍将手杖举高,只见被束缚的黑狼突然化为了暗黑色的灵,一团聚集在一起,具有肉眼可见的动态的灵群。
暗黑色的灵从藤曼枝条上脱离,在旁边变化出新的形态,那是一头头黑豹兽。
“这次将黑狼幻化为黑豹兽,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抵挡的住。”
“顺便提一下,这些由灵幻化而成的黑豹兽和现实中的黑豹兽相差无二。”
“你可以想象一下黑豹兽的能力。”魍的三句话,每句话对于雯来说都是震惊的。
“黑豹兽,是可以战胜山神的凶兽,在灵师门内的禁地里就有这样的猛兽。它的攻击力极强,并且拥有海市蜃楼的幻术和超高的速度。一只黑豹兽已经相当棘手了,更何况现在有四只!”雯在心中反复思考着作战的策略,但是根本没有同时应对四头凶兽的方法。
黑豹兽的怒吼之声在奔跑中壮大着它的声威。
“好快。”雯动用藤曼枝条想要捆住进攻的黑豹兽,然而它们奔跑的速度已经超越了藤曼捆绑的速度。
“收。”既然藤曼已经无法再进行有效性进攻,雯当即立断,运用藤曼进行防御,无数藤曼包绕起雯,黑豹兽近前来,拼命撕咬,但是藤曼结实,无法弄开。
“貌似无法打开,那我让黑豹兽先食用你身后的人下肚,填补肚子吧。”
黑豹兽转过身子,冲向毫无防卫的芝、霖和珠。
“不好。”雯说着,打开防护的屏障,持剑前去保护身后的师弟们。
可是,有一头黑豹兽此刻正在他的屏障之外守株待兔。
雯刚出来,黑豹兽立即扑了过来。
“呀!!!”黑豹兽被一支长枪顶住,雯回身看去,正是防卫在后方的暗影十二主将龙将。
黑豹兽力大,眼看着龙将就要支持不住,这时三名暗影手中扔出飞爪,暗器嵌在黑豹兽的皮肉内,它开始暴走,四人拼进全力固定住它的力量才勉强令它动弹不得。
另一边的芝、霖、珠也是如此,各有三名暗影扔出飞爪固定住前进的黑豹兽,这场危机才算化解。
此时,魅看到守护左司的后方空虚,控制着十傀儡越过前方战场,直接过来,要杀死左司。
此时,蛊都看在眼中,“四方御灵阵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而眼下左司大人出现危机,眼下只能用出一人一影八卦阵法,先让灵力幻化的实体进行战斗,拖延时间。而我全力去救左司。”
蛊来不及细想,便动用了灵术。
就这样两个蛊出现,真正的蛊脱离战斗飞快的向后支援保护着左司的伏,而灵力幻化的蛊在和魉战斗,拖延时间。
十傀儡发出毒刺,一齐射向左司,伏在前方使出三重灵剑之术,勉强支撑着。
毒刺时不时以分毫的距离从左司和伏的身边飞过。
“四方御灵之阵。”
蛊及时赶到了,毒刺不能近身,反而由于四方御灵之阵的反冲力量,都返还给傀儡。
“就是现在,伏保护着左司快走!”
伏领会意思,背起左司往后方跑去。
“想跑?可没那么容易,今日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尤其是那个老婆娘,三年前的帐也该在今天算清了。”
只见三哥傀儡依旧朝蛊射击,其余的七个往前方追击了。
蛊也不敢恋战,抓住机会往后追去。
七个傀儡很快就要追上来了。
“伏,把我放下。”左司说。
伏不明所以,觉得再不跑自己的命都要没了。
“放下我。”左司的声音严厉起来。
伏这才放下左司。
“你到我身后去。”伏听命。
七个傀儡来到了,它们将伏和左司团团围住,人形傀儡的肚皮打开,从里面飞出数不清的毒蝗,袭击过来。
左司的手颤抖着,这是起先的战斗令她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和精气所致。
眼看着飞蝗就要来到眼前,左司举起洞箫,贴近嘴角,吹出曲子。这时从天上飞来鸟群,鸟群的鸣叫打乱了蝗虫的阵脚,之后,鸟群俯冲,将所有飞蝗一网打尽。
左司此举,将危险化解,但是也将她体内仅存的力量消耗殆尽。
现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十几岁孩子都可以置他于死地了。
左司感觉浑身无力倒在地上,伏背起她继续往后逃。
这时,蛊也赶了过来,与伏汇合保护着左司撤离。
而此时魅的十傀儡也重新聚合在一处。
只听林子里,魅在嚎叫:“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蛊一边奔跑一边对伏说道:“十傀儡很快就会追过来。前方是灌木林,特别适合隐藏,待会儿进去后,我引开十傀儡,而你和左司藏在与我相反方向的位置,等我把十傀儡彻底引开之后,你赶快背左司逃离此处,向东北方向躲避,如果我还活着,会去找你们。”
伏点点头。
到了灌木林中的时候,蛊手中拿着两把剑,一个是云梦,一个是康宁,伸直手臂,竖直宝剑,在灌木丛的掩盖下,好像是有三个人在逃跑,伏根据蛊的计划,进入灌木丛内便蹲下来静止不动。
十傀儡果然追着蛊远去了。
伏看着现在昏过去的左司,嘴角竟然邪恶地笑起来。
伏听到十傀儡走远,背着左司向前跑去,他一直跑到了东北面的尽头——一处断崖。
他将左司放在地上,眼神看了左司几秒钟,说道:“这可怨不得我!”
一脚将左司踢进悬崖下。
之后,伏原路返回。
在回去的路上,他自语道:“掌门的援军该来了。”
正说着,伏看到天空中四道颜色闪过,在空中留下长长的流痕。
“是四神将到了。看来青鹿掌门的将计就计还算成功,只不过,你的计划被我知道了,所以,掌门你损失了你的师父。”
(三日前)
左司从左司殿出来走向掌门的住所——金灵殿。
伏刚好看见,偷偷地跟上去。因此他听见了左司和掌门的对话。
“师父,此次出击,你作为统帅可有必胜的把握?”
“我的胜算为零。”
“为零?”
“是的,且不说三年前我和右司联手勉强将他们四人击败,而今又过三年,他们的技艺应该比之前更厉害,此次出击,即便派遣暗影十二也不是魑魅魍魉的对手。”
“那么,师父,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已经毫无胜算,为什么还要出击。”
“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
“不错,依据掌门看,觉得暗影十二再加上一个主将龙将,是不是魑魅魍魉的对手?”
“不是。”
“魑魅魍魉是一个存在了百年的杀手组合,作战经验丰富,警惕性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但是,暗影十二竟然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并且毫发无损地回来通报,掌门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吗?其实真相及其简单,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掌门继续派遣剿杀队伍,以此引出我来,报三年前的仇恨。”
“所以师父之意就是让我派遣你率领剿杀队伍引出魑魅魍魉,然后再派另一路奇袭,打败他们。”
“但不知师父要让那些人担任真正的剿杀队伍呢?”
“我不必多说,掌门心知肚明。”
(最初的剿杀战场)
黑豹兽将一干人围困起来,魍占据了绝对优势。
忽然天空中四处灵光闪烁,正在厮杀的黑豹兽一只又一只的被斩断头颅,事情发生的太迅速,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魍四下打量。
这时一把斧头砍向了他的胸膛,魍瞬间被击飞到树木上,斧头穿过胸膛固定在了树上,魍动弹不得。
魉要发出追风弧箭,却被无形的力量给牵绊住,无法开弓。
随后一根锁链扔过来,将他捆在地上。
魑原先就被蛊打成重伤,所以说只能束手就擒。
等到灵光落地成为人形,众人都异口同声地说:“这就是四神将吗?”
这四个人身长九尺,头戴金盔,身披金甲,脚踏银色之靴,后身是长长的红披风。武器各异,一人拿画戟,一人拿长枪,一人拿一板斧(和斩在魍身上的是一对),一人拿铁链。
其中一人问道:“剩下的那一人在何处?”
芝向前方指了指,往那边去了。
四人即刻消失。
四神将刚走,伏气喘吁吁地赶过来,表情慌乱对众人说道:“不好了,蛊师兄带着左司逃去,正被十傀儡追杀。”
雯听到对众人说道:“暗影十二负责看管这三人,其余人随我赶快前去援救。”
于是伏带领着他们来到了灌木丛。
“伏,左司和蛊在什么地方?”
“应该就在附近,大家跟我来,仔细寻找一下。”
伏装模做样地寻找,到了刚刚自己蹲坐的地方说:“快看,这里有脚印,还有左司的箫。”
雯过来,拿过伏递过的箫说道:“正是左司大人的那支。”
“快看,地上有血迹(伏事先做好的假血。)我们沿着这血迹找,一定能找到蛊和左司。”
众人依照血迹寻去,来到了那处断崖,只看见蛊在那里等待。
众人见了蛊,见他平安无事,自然高兴,这时雯问道:“左司呢?”
蛊的视线转向伏,就要开口说话。
伏抢先一步说道:“师哥,刚刚形势危急,你背着左司向这里逃,我向相反方向跑。没料到十傀儡去追逐你了,左司去哪里了?怎么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蛊刚才甩开十傀儡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不能衔接着说话,只是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那是什么?”伏跑到蛊的双脚身旁。
“这像是踢痕,这又是什么,怎么在断崖的旁边,有左司的一块短衣袖。而且就在崖口。”
伏一说出这话,并且拿着一块左司的断布的时候。
所有人都起了怀疑,都在说:“左司去哪了?”
雯手持佩剑,指向蛊,“你最好别动。”
“芝、霖、珠、伏,你们去崖下搜寻。”
大约半个时辰后,四人在崖底发现了左司的尸体。
芝和霖看护着尸体,伏和珠回来告之。
蛊在其间万般解释,但是雯一句也听不进去,因为他的心里也希望这场事件是真实的。他要让蛊死无葬身之地。
等到雯得到确切的消息后,开口道:“原来,你就是一个叛徒,一直与幻影刺客团相互勾结,今日本想杀了左司,再回到我们身边继续卧底下去,只可惜,八弟行动的过早,打乱了你的计划,等八弟带我们搜寻过来的时候,你刚刚将左司踢进崖下,因为你还没有想好足够的令我们信服的谎言,所以,你才会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字来。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你就是幻影刺客团安插在灵师门内部的叛徒!”
蛊知道自己被陷害,但是空口无凭,他又不能反抗,反抗就代表承认自己就是杀害左司的凶手。他只能一句话都不说,站在那里。
“伏和珠,将他捆起来,收了他的剑刃。”
伏看着蛊,得意洋洋地说道:“师哥,别来无恙。”
蛊恶狠狠地看着他:“只恨我依旧相信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