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丨庆祝死亡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7-14 08: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庆祝死亡

作者|当世界还小



1
狂欢比我想象的还要热闹几分。
橘红色的火焰,在人骨堆成的祭坛上熊熊燃烧着。围着火堆的是狂乱舞动的身躯,在地面上投下狰狞的影子。欢快的歌声像突如其来的雨水打湿了我,我感到自己动弹不得,惊鸿一瞥间,锋利的獠牙直指残酷的现实。
他们在庆祝死亡,不是自己族群的,而是异族的死亡。
他们在庆祝人类的死亡。没有哀伤的挽歌,只有昼夜不停的狂欢。
我晃了晃手中的青铜酒杯,上面漂浮着粉红色的花瓣。甘甜到了舌尖,却只剩下苦涩,忍不住地咳嗽,像是要把所有悲痛都咳出心肺。
我想,再也尝不到这么好的酒了。我眯起眼睛,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眼前浮现的,却还是那个一席青衣的少年。
2
我是在成群的苍白色墓碑中见到的宁默,那时他在雨中撑开了把油纸伞,纤细的手指上轻轻拈着一朵白花,俯下身子把花放在了墓碑前。
余光瞥向我,宁默霎时愣住了。他张了张嘴,我听到他唇齿间的声音,压抑着恐慌。他说,这不是献给人类的花。
我没有作答,他眼睛里坚冰似的敌意触碰到我手上的一捧白花,也融化成了温柔的春水。
“你身上的妖气里混杂着人味,我嗅得出来。”望向宁默怀疑的神情,我笑了笑,只是暗中施了术法,消去了他身上的那股人味。
“让我看看吧,你保护的人类。”宁默闻了闻自己身上,发现只剩一股浓烈的妖气,又见我认真的神情,便点了点头。
3
我所见到竟还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见到我和宁默,倒也不哭不闹,只是好奇地看着我,还想伸出手来抓我。
“他的父亲在临终前把他托付给了我,然后就安静地死去了。”宁默开口解释,“我救不下他的父亲,只能救下他。”
我开了天眼,望见那婴儿的身上缭绕着一股散不开的黑气,叹了口气。
“你应该清楚,他也活不了多久。”我认真地看着宁默。
宁默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望向那婴儿,眼神里的光明明灭灭,似乎有一个与我们身处的世界平行的宇宙,见证了无数岁月里的沧桑与悲凉。
“人类一定要死绝吗?”
他好像是在问我,又好像是在问整个世界。我只能沉默,因这个回答沉重得连一个世界也无法背负。
4
我抬起了自己的右臂,宁默这时才注意到那是一截空荡荡的袖管。轻轻地解开自己的长衫,一道道深入骨髓的伤痕仍然没有彻底愈合。
这是捉妖师留下的伤,他们的术法使这伤痕永远也无法彻底愈合,始终在那里提醒着你痛苦与仇恨。
“活到现在的妖或多或少都有跟捉妖师打过交道,谁没有点刻骨的仇恨?”我凝视着宁默,又装作漫不经心地移开了视线。
宁默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不用你说,我清楚人类不都是坏人。我被捉妖师重伤后,正是人类的药师救的我,替我包扎了伤口。”我的眼神有些复杂,“只怕现在他已经是森森的白骨了。”
“我这条命,欠人类的。”
5
人类的死亡,是因为诅咒。
在捉妖师杀死了太多的妖之后,他们终于遭受到了妖兽临死前恶毒的诅咒,妖兽希望捉妖师全部死亡。
诅咒无止境地扩散,在杀死了所有的捉妖师之后,仇恨仍然没有消失,相反波及了所有人类。
或许我们妖兽能够为人类的死亡做些什么,但我们并没有。对人类的同情被视为一种背叛,对过往血仇的遗忘。
在被仇恨煽动的妖兽面前,任何宽容都只是笑话。我能为死去的人类献花,已经是冒着风险。我没想到的是,还有人敢收留人类的孩子。
6
“我不会告诉别人,但你也别希望能瞒多久。好在很快他也会因为诅咒死去。”我告诫宁默,也不知他有没有听进去。
宁默为我斟了一杯酒,里面有醉人的桃红。他说这是人类酿的酒,来自于一个宁静的小村庄,那村庄里有十里云霞绯红——是他见过最美的桃花。
他亲眼看着那里的安宁被打破,村民们痛苦地死去,早日回归仁厚的地母的怀抱甚至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因为最晚死去的人会没有人帮他们收尸。人类很看重这点,他们希望死后的魂灵能归于大地。”宁默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用这双手把他们全部埋葬了。”
“我不知道他们最后有没有获得安宁,但我看到有个村民倒下前冲我笑,对我说了声谢谢。”
这次轮到我们一同沉默了。酒杯相碰,发出碎裂的声响。我一口饮尽了他给我斟的桃花酒,眼角坠落了两颗星。
7
宁默的最终结局,其实不难想象。只是我没想到,两个月后,会由我亲自来见证。
那日群妖聚集,竟特地寻到了我。我也不清楚前因后果,只听到他们说要审判叛徒。
哪曾想这所谓的“叛徒”竟就是宁默,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宁默的琵琶骨上是两根厚重的铁索,穿在了坚实的柱子上,他动弹不得,眼神里却还是固执的倔强。
宁默身后是群妖用人骨堆成的高大祭坛,燃烧的火焰炙烤着干瘪的骨头,发出嘎吱的声响,让人毛骨悚然。两个威猛雄壮的牛妖站在他身前,手中挥舞着刀叉,面目狰狞,张开嘴咆哮着什么。我只觉得脑子里轰得一声炸响,再辨不清什么声音。
牛妖踹了宁默一脚,他再站立不住,一下倒了下去。他那身青衫上早已沾满了尘土,不少地方还透着血痕,显然早已经受过了一番严刑拷打。
那婴儿躺在祭坛上,澄澈的眼睛里似乎倒映出了这人间的一切罪孽。他好像仍然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嘶哑的哭泣声是他对红尘浊世的控诉与不满。
血的仇恨与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与他都是仇恨的受害者。
“杀了他,我们饶你一命。”听到声音,宁默抬起头,却只是轻蔑地啐了一口。
我没有他那样的勇气,为一个终究会死去的婴儿赴死,所以我只是站在人群中,用余生去痛恨自己的懦弱。
我不敢去看,只听得哐当一声,血溅当场。我低下了头,不让任何人看见我夺眶而出的泪水,只是任由我的悲伤淹没在人群的欢呼中。
宁默因不能杀害人类而死。
8
庆祝死亡的狂欢仍然昼夜不息,我猛灌了一口桃花酒,又想起了宁默,想起了宁默口中那个有云霞般绯红桃花的村庄。
我忍不住打开了天眼,似乎是想确认先前那个让我震惊不已,却又觉得冥冥中自有天意的发现。
果然不错。狂乱舞动的妖兽身上,都飘散着浓重到散不开的黑烟,那是同先前凡人遭受的诅咒相同的标志。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又滴落到了酒杯中,像融化在雨水里。
我想那婴儿大概是这一带最后的人类了,他没有死于诅咒,而是妖兽之手,诅咒的仇恨便没有得到平息。残余的诅咒蔓延到了当时在场的妖兽们身上。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也或许只是那诅咒失去了宿主,便转移到了周遭的妖兽身上。但总之,无论是亲自动手的妖兽,还是旁观庆祝的妖兽,包括我在内,无一例外,同样染上了诅咒。
我们因杀害人类而死。
是的,没有勇气站出来的我们,同样是无法推卸的凶手。
我听到来自自己的恸哭声,像是雷霆击穿天空。我终于放肆地大哭着,为了死去的人类,为了死去的妖兽。
但愿我们的死亡,是仇恨的终止。


_THE END_
作者简介:当世界还小。18岁的在校大学生,热爱漫无边际的白日梦。
写作初衷:试图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不同文明与种族之间的和解,盲目煽动的仇恨没有意义,对仇恨的双方都只会带来惨痛的损失,真正不容许忽视的是对生命的尊重。“我们是一个不会庆祝死亡的家庭,不论死的是谁。”
注:文章首发于『萌芽论坛』微信公众号
有偿投稿邮箱:writer@mengyaluntan.co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

主题

166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常展开是要求相关人负责,不是推翻政权。肯定是有力量的引导舆论。而且伊朗人家国情怀还是有的。

0

主题

166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里夫式人才。

0

主题

151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暗示苏将军里外不是人?让苏将军有灵何以为堪

0

主题

166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与别人无关。

0

主题

161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那些苏将军直接间接的受害者们

0

主题

148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将军跟IS之间只是内哄

0

主题

16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法直接明了,有水平,相当于向全世界宣告:特朗普=ISIS 。

0

主题

155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7-14 08: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劝伊朗人勿叫魔鬼笑,勿让亲人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