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复制链接]

108

主题

479

帖子

1074

积分

侠客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074
发表于 2021-9-21 13: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石板铺就的长街上,有足足十里的红妆被仪仗队抬着,穿街而过。
        锣鼓敲响,呗呐应和,喜婆高唱,姻缘相结。
        她的一身火红嫁衣,在天边沉沦的夕阳下显得愈加的朦胧缥缈,霞衣似焕,可那身影里并无半分缱绻之意。
        “礼成,送入洞房。”随着司仪的唱和,她被搀扶着入了洞房,屋内外的婢女全部退下,独留她一人静待郎君。
        屋外的天光渐渐暗了,夜深了......
        有极其细微的脚步声从窗外掠过,被树叶簌簌的声音给掩盖。
        但她听见了,紧了紧袖中的手,静静地等待。
        屋外那人身着的并非喜服,取而代之的是一袭玄衣加身。
        他踏着这如墨的夜色而来,这漆黑的夜足以将他满身的杀机淹没。
        他素手执剑,径直朝那洞房走去。
        行至门前,他抬手,轻推开了并未闩上的檀木门,伴随着木门的吱呀声,里面的光景一点一点地呈现在他眼前,屋内红烛高帐,他静静地伫立在门前,看着满屋的光景,以及那端坐在喜床上的人儿。
        良久,他移步至屋内,脚一勾便将门带拢合了起来。
        他缓步朝内走去,路过烛台时,拂剑将烛火斩断,处处充斥着喜庆的洞房瞬间暗了下来,连带着那大喜的色彩都暗淡了几分。
        她抬了抬头,等待着来人将她的盖帕揭下。
        他走近了,抬剑挑起了那喜帕的一角,极轻地掀开。
        她惊世的容颜随着喜帕的揭起而慢慢地闯入他漆黑的眼中。
        下颔、朱唇、俏鼻,最后,是一双盛满薄凉的凤眸。
        下一刻,她紧握住从袖袍滑落出来镶有红色宝石的短剑,出其不意地朝他攻去,他亦抬剑,沉着应对。
        她算好了他定会来,所以她选择用这把匕首,他曾送她的定情信物,来了结过往。
        屋内并未发出兵器碰撞的声音,有的,也仅是那浓厚的杀机。
        他的剑法千变万化,锋利的剑锋将她那大红的嫁衣划破。
        她亦是利用自身灵活的优势,总是意外地攻他破绽,竟也能同他过上几招。她飞快地在房内移动,他紧随她的步伐直至书房,拂剑拦下了她的去路,剑柄击落了她手中的短剑。
        她颤了颤眼眸,抬眼便迎上了他深邃的目光,蓦地便红了眼。
        他眼波微动,仍是倔强地指使剑锋向上游走,剑端最终顿留在了她的心口处。
        温热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淌了下来,在她侧脸上留下一道斑驳的泪痕,她闭上了眼,嘴角含着一抹湿润的笑意。
        他皱着眉,眼里神色解脱而又缠绵着痛,手紧了紧利剑,忽而举起,朝她的心口刺了下去。
        可到底,他舍不得。
        在利剑扎进去的前一瞬,他竭力偏转剑锋,使得那利剑最终插在了那金贵的楠木桌上。长剑贯穿了整个书桌,剑声嗡嗡作响,剑侧划破了她白皙的臂膀,在她臂上留下了一道凛冽的剑痕,她睁开猩红的双眼,双唇颤抖,却未发声。
        他动了动撑在她脖颈旁的手,而后轻轻地朝她的脸靠近,却始终,没再妄图去抚摸她苍白的脸。
        他将插在楠木桌上的长剑抽起,血在剑刃上淌出一条婉蜒的细流,滴落在一旁的砚台中,溅起了一方的水墨,染红了满池的笔墨。
        他携剑离去了,那抹渐渐步入黑夜的背影在这淡漠的夜色中显得如此的落魄。
        终究,是他错付了。
        她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她后悔了,她多想告诉他她的苦表,可她不能够,到底,她什么也没说。
        她轻抬手亦想要抚上他的脊背,却连半缕衣袖都不曾碰到。
        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滑落,顷刻便花了她的妆容,可他再也不会为她而停留了。
        他踏着夜色离去了,翻过院墙,是一条冷清的大街。
        他沿着这条街行走。
        天边隆隆作响,这繁华的上京将要迎来初春的第一场雨了。
        没走几步,丝丝绵绵的细雨便洒了下来,如同一层黏稠的蛛网一般倾落在他的身上,一点一点地润湿了他的衣袖。
        青瓦屋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雷声愈加响亮,雨也就大了起来。
        不断下落的雨滴在青石路面上漾开了浅浅的碎纹。
        他行走在雨里,步子看起来又沉又稳,一身玄衣浸湿了雨后漆黑得如化开的墨一般,衬得他的脸色有两分异常的苍白。
        街头拐角处,一小乞丐裹着草席,倚靠在墙角瑟瑟发抖,他顿了顿脚步,而后在小乞丐身旁缓缓蹲下,放了一块碎银在那小乞丐面前。
        一拐入小巷中,他的步子顿时就有几分虚浮凌乱,走了一段路,跟跄了几步,他扶着墙,再忍不住嘴角溢出了殷红的血。
        雨水顺着发丝淌在了他冷淡的脸上,不消片刻,便将嘴角的血迹给冲淡。他扶着墙缓缓倒下。眼帘紧闭上的那一刻,他想到,那个岁春,她也这般赠他银锭,他活了下来。
        却未曾想,此后便与她纠缠不清。
        高瓦红墙内,不知是谁在低声哭泣。
        街头巷尾中,又是谁的体温,在这雨夜中消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